棋魂亮光,火影佐鸣
打鬼兄弟,堂本刚一
跪舔wifi,mob无敌
一二三次元齐,爬墙锻炼身体

万人,闹市和贼

前一篇被lofter删了,可能是因为引用的那首诗里有什么它不喜欢的词,于是忍痛把诗删了。

只好再发一遍,只是可惜了大家的评论。

好在以前的评论还能看到,还没来得及回复的,我写完论文会一一补上回复的。


开头,先讲个悲伤故事:
路遇一文贼,头顶一金冠,胯下有骏马,身上着彩衣,春风得意行大路,万人簇拥开道。鲜花遍地,香满街巷。
问那万人:“贼行于市,当如何?”
万人答:“不过爱这热闹场面,并未助他偷窃。”
是了,真是好道理,仿佛那彩衣无人为他织,那骏马无人给他驯,这万人没为他涨声势,那簇拥没助他燃气焰。
行啊,稳的。
今天漠然袖手,往这恶火里丟柴,明天世道坏了,万望大家岿然不动如今朝啊,切莫再回头来怪天喑地暗。

最近,在网易云和lofter发表许多反抄袭的评论,且都是刻意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圈子里面发声。
大约这般行为会被对方圈子说ky, 被大风的圈子骂引战。但若之后有空闲,这事情大约还是不会停。
我为打扰道歉,但不悔改。

唐七的事情,我实则很早前已有关注,因为曾是《三生》和《桃花债》两书的读者。那时候年纪小,夜半在被窝里偷偷用MP4读,眼泪哗啦啦流得满脸,但是怕吵醒室友而不敢出声。课业很重的时候,那样一点点幻想世界里的柔软感动,可以说是承载了少女时候所有浪漫戏份的。
所以后来看到抄袭的传闻乃至证据,我心里只是感到受背叛、感到失落,却什么也没做:喜欢的言情作者抄了喜欢的耽美作者,网上的黑料真假难辨,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以为自己能做到的最高事情,就是沉默了。
后来时间过去,情感淡了,这事情便被我抛之于脑后了,想着:毕竟,他人的坎坷和张狂,于我何干呢?

然而最近,想法剧变,起因有二。

一是偶然看了一期蔡康永的节目,里面讲,舆论的力量会放出一只巨兽,每个人的漠不关心或是助纣为虐都会将这兽笼之门抬起一点点,日积月累,有朝一日这巨兽被放出,便没有什么力量能将它关回去了。到时候的后悔,是半分用处也没有的。

二是因为fox复出,在长佩连载一篇新文,《杀戮秀》。讲一个被资本操控的、人性沦亡的世界中,两个战士靠着一点点微薄的力量、庞大的不甘与愤怒,用毁灭为整个世界开出一条路的故事。书中的世界有资本操纵下的辉煌,娱乐鼎盛,物质丰裕,然而人们在追求关注度以谋取利益的尽头,只找到被蛀空的精神和登峰造极的残忍。读这样一个故事,在其中感受到了当初读《1984》时感到的恐惧和急迫。
记得很早看《闪亮的日子》,里面讲“世界中每个人相互关联”,此刻再看,老的句子里好像能读出新的含义:正因为每个人相互关联,这世上没有无关事或是无关人;众志可成城,每个人的因果,最终是所有人共同来扛。然而反观如今,维权的事情人人在讲,具体到一件件的事情,大家为自己、为爱豆开脱的理由却如此丰富多样。
可能爱确实是个很模糊宽大的词汇,但模糊宽大,不代表一个可以滥用的掩体。

坦诚讲,我对法律是很无知的。关于抄袭作品的衍生周边是否在法律上无辜,众说纷纭,我也无法做出判断。询问了学法律的同学,证明实际情况也会根据律师和证据齐全程度变化。然而须知,从某种程度可说,法律是人于社会中需遵守的底限,其意在设立最后防线,而非成就狡辩理由,法律前,仍有义理在先。在其位,谋其事,大凡公众人,更应当在发言做事前衡量其行为份量。观众的袖手旁观是助纣为虐,而公众人的宣传,难道便是纯洁无辜,满腔辛劳?若说抵制抄袭会使周边制作参与者一腔心血白费,那难道原作者“两句三年得”的呕心沥血便是一文不值、活该遭殃?退一步讲,即便不谈公众人物身份,人之为人,做事前,难道不该试图知晓这事情始末、尽量为自己的言行负责?

唐七之无耻令人汗颜,然而最可怕却是事件后,我们真正看到资本的滔天之力:利益驱动人变得越来越容易,有足够利益可以攫取的话,是不是怎样的无耻暴行都可以被粉饰成盛世太平?而愚昧者一向乐得在自己的天堂里享一个甜梦,受害者身上的累累伤痕,大约是与他们手上血迹未干的刀刃无关的——毕竟今时今日,疼痛尚不在己身,至于日后,哪里是他们能顾及呢?
悲观些说,今日姑息一个郭老四,明日包庇一个唐小七,长此以往,得势猖狂的不会仅仅是抄袭者,或许还会有纵火狂、杀人犯。
道理很粗浅:人心麻木之后,尊严和生命也会渐渐轻贱;因为珍贵者之所以珍贵,都在于人的爱与重视,言和行。资本尝到了甜头,是必然会得寸进尺地蚕食的。我们一旦开始在一件事上保持沉默,就失去了一部分嗓音,一部分领地。

现今人们谈太多网络暴力,却很少谈思考和听。本来理智抵制与冲动宣传之间只隔一线,标准便模糊不清。往往只要发声,无论理智与否,总是容易遭谩骂,以至于网络沟通大多数时候只有战争,只有渔翁得利。

这两天被很多人拉黑,被更多人说读不懂空气。
是了,读不懂空气可能是个大的毛病,但我私心里总以为,有时候即使读懂气氛,也需得刻意装作不能。因着有些事,是非如此则不能成的。正如有些人在自欺欺人的梦里活,最好是有人试图去把他们叫醒的。他们告诉别人这梦如此美好和真,但别人也有权知道这梦只是个梦而已。

说实话,四处发言之前也并非没有反复斟酌踌躇,顾虑得失,毕竟四处招摇宣扬,于时间或是情绪上都要付出不小成本。我从来不是咄咄逼人的个性,可这次权衡过后,竟反倒坚定了如此做的决心。兴许是因为至今仍不能成熟处事,难以压抑少年狂气吧。
螳臂挡车,杯水车薪。多年后看或许会觉得幼稚可笑,然而今时今刻,真的难以袖手不理。

这篇文章的回复我都会开放,愿意来发表自己见解的人,自可以来。我既然做了ky的事情,也就做好心理准备。

不知晓抄袭一事前我已经分别读过唐七和大风的书,但决定做这样的事,绝不是以任何人书粉的立场。今天在这儿打下这段话的,就是一个反对抄袭,并希望原创得到应有保护和尊重的普通人。

至于初衷,并非是想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,无非是想要很冷静地告知一些还不知情的人:你们所看的剧、电影,听的广播剧,是以一部抄袭的书为基础,改编而来的。因为人们有权知道自己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,变相地支持了什么、伤害了什么,再做出决断。

归根结底,说了这么多,我不是为旁人,乃是为自利:希望这世界,向我喜爱方向前进哪怕一毫米。

并且,最开心是确实有七八个心平气和的回复,五六场诚心诚意的讨论,三四个因此知晓始末的姑娘。
谢谢他们,也谢谢看到最后的你。


评论(18)
热度(13)

© 滚烫滚烫 | Powered by LOFTER